爱探险的朵拉,末日崩塌,本命佛

欢迎关注本头条号

第十二章 由崔斯蒂叙述

今晚的夜空深邃而明净,阵阵冷风飒飒响彻林间,落叶在我耳边低语飘零。薄雾从不远处的河流飘散过来,如同一层轻盈邻家娇妻文秋的纱幔,笼罩在埃里郁郁葱葱的森林上。繁星在夜幕中燃烧,树影被残月的光辉染成了白骨般shinee美好的一天的银色。我蹲在树梢上,眺望正前方盟军驻扎的城堡。那里灯火闪耀,戒备森严,每隔五十米耸立的箭塔不时地有光亮闪出,城墙边还有来回走动的卫兵。他们三五一队,巡逻得很勤,似乎连只苍蝇飞过都会引起他们的警觉。想要潜入并非容易,我继续观察,竖起耳朵聆听着周边的声音。一只獾来到树干下,扒开地上覆盖的树叶,因没有找到食物而悻悻离去。一只黑松鼠在旁边的橡树枝干间穿梭,听到一声野兽的低吼而慌忙地躲藏起来。头顶的蜘蛛开始编织银色的网,等待大意的昆虫造访。树下,一辆拉稻草的马车经过,马儿的脚步很慢,打着沉重的响鼻。“不远了,很快就到了。”马夫拍拍它的脖颈,催它继续上路。森林的深处响起一声咆哮,听得出那是野兽捕捉到猎物后炫耀的声音。马儿吓得加快步伐,车轮转动带出沉重的响声。猎食者要开始行动了,我轻轻一跃,在空中变成一只蝙蝠,坠落到稻草中……

========

佩雷斯坦领主把我和其他几个新生的吸血鬼一并关入铁笼,吊起双臂,开始让我们忍受饥渴的折磨。我们被吸血鬼咬了,毒液浸入体内没有杀死我们,而是经过一阵比刽子手绞索还尖锐的抽搐疼痛后,转化了我们。我们的面貌没有改变,心脏依然跳动,对食物的依赖也存在。只是我们的感觉变得敏锐,仅对鲜血有欲望。当我们饥饿又得不到满足时,饥渴的欲望注入骨髓,左右着思维,疯狂感如迸发的岩浆在体内滚滚流动。在这样的折磨面前,曾经所受过的任何肉体疼痛也犹如黯淡的烛光。每当那种感觉来临时,我都撕心裂肺般地尖叫着,发疯似的想要挣脱铁链,甚至噬咬自己的肩膀,吸食血液,有次我差点扭断手腕。往往我们会被饿个两三天,然后佩雷斯坦打开铁笼给我鄢陵邢莹莹们喂食。他想通过这种方式驯化我们这些新生儿,让我们对鲜血更加依赖,对他更加依赖。他要我们把他当作重生的父亲,遵循他的一切指令。

与其他迪雅领主不同的是佩雷斯坦是个人类。不知什么原因,他不愿意成为亡灵,尽管他掌握亡灵巫术,在迪雅的地位却很低下。他一直想组建一支大军,发动政变。比起施展招魂术,驯化吸血鬼消耗的精神力量少许多,而对于大多数新生儿,意志不坚定的他们很快便会屈服。

但我不同,佩雷斯坦袭击埃里的时候将我的家人斩尽杀绝,他是看中我的美貌才没舍得杀我。我不此中三昧会服从他的,坚决不会。所以他就一直折磨我,有时他喝醉酒观赏我的容貌后,变得异常狂野,他便用铁链锁住我的四肢固定在床板上,皮带封住我的嘴,然后用他肮脏的身体来凌辱我。我祈求他容我一死,但他反而愈加欢快、残忍地折磨我。我恨他,恨到骨髓里。既然不能死去,我则要以吸血鬼的形态“活”下去,我发誓将来有一天,要用他“赐予”我的尖牙把他撕成碎片。

我在黑暗的痛苦折磨中等待着。不知等了多少天,机会终于到来。一个叫山德鲁的亡灵巫师来到迪雅,他拥有神器,如果得到了迪雅国王的赏识,则对佩雷斯坦更加不利,他当然要除掉一切障碍。只不过山德鲁强大得难以想像,佩雷斯坦敌不过,躲到关押我的地下室中。他愚蠢至极或者被逼绝境,以为这时候喂我鲜血就能赢取我的好感,让我帮他掩护。当他释放我后,我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尽情地、一点一点地噬咬他,聆听他痛苦和惊骇的惨叫,我感到如此的畅快淋漓。他的尖叫引来了山德鲁,原本复仇完,我想寻死的,或者拼命到底,我不愿意再次成为其他亡灵领主的奴隶。而山德鲁并非我原先想像的那样,他脱下自己的斗篷披在我裸露、满是伤痕的身体上,然后说:“你的意志力令人赞叹,我需要这样的,我希望你能加入我,我会训练你,让你的仇恨得到完全的释放。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离开。”我想了想,选择了前者,撕裂佩雷斯坦的快感让我难以忘却,既然我已经被诅咒成为了吸血鬼,我因仇恨而新生,就让这种消除恨意的快感持续下去吧。

========

我的思绪飘散了一会儿,马车载着我顺利进入城堡,在驿站处停下了。我趁马夫提桶接水时,跳离了稻草堆。城内的景象比想像中的热闹,大概是有重兵把守的缘故吧。居民们过着和往日一样的生活,随处可见来去匆忙的男男女女,有人类、精灵、矮人、半人马,甚至还有半兽人。他们的面孔各不相同,美丽的、奸诈的、凶悍的、冷漠的、天真无邪的……或忙着卸载货物,或与商人们讨价还价,或碰到一起互相问候又离别,或因某事发生了口角,引起执勤守卫的注意。随他们去忙碌,我脱下兜帽,甩了甩长发,混进人群中。即使变成吸血鬼,我还有着埃里精灵的相貌,我可以根据光线的强弱改变眼睛的颜色,为了方便行事,我让它们呈现出深棕色,而我青灰色的皮肤张小盒巧战僵尸在形形色色的人物间也不会引起注意。

夜晚才刚刚降临,我有充足的时间去完成任务,所以我决定先来到酒馆,探听一些情况,顺便消遣一下。在踏进酒馆前,我抚平衣领,顺手解开胸前的又一个扣子,走了进去。

“来杯麦酒,不要兑水。”我对酒保说。

“愿意为您服务。”酒保乐意地为我斟上酒。我刚一坐下,就有一位壮汉坐到我旁边:“小姐,不介意我坐在这吧?”

我瞥了他一眼,他有着结实的身体,年轻的面孔,不过相貌平凡无奇,脸颊丰满,长着鹰钩鼻,胡子修得很整齐,同样整齐的还有他褐色的鬈发。“如果我介意呢?”我一口气饮完杯中的酒,说道。

“酒保,再给这位小姐来一杯,钱由我付。”

“你灌不醉我的。”我不客气地拿起酒杯,放到唇边饮用,不过这次我只喝了一半。抬头间的余光,我捕捉到了理想的目标。身后斜对面的桌子旁坐了几位精灵,从他们的装束上看无疑是城中的守卫,似乎是刚换完班来酒馆休息的。他们的队长也在,此时,他正好转过脸,与我的目光相对。我朝他轻挑了下眉,他则对我投以微笑。

“嗨,小爱探险的朵拉,末日崩塌,本命佛姐,我请你喝酒,难道都得不到你的一声感谢么?”壮汉侧头望了望那队精灵,然后把椅子挪了个位置,他大块头的身躯正涨停女神好把我的视线挡住。

“我想不出用什么特殊的方式感谢你。”

“噢,哈哈哈!”他仰脸大笑,精灵们不由得往这边探头。“你误会了,我没有其它意思,只是一个人喝酒闷得慌,想找个同伴随便聊聊,打发这无聊的夜晚。”

“很抱歉,你不汉艺国际教育是我喜欢的类型。”

“别这么直接嘛。”

“麻烦你能往旁边坐些么?”

“哎呀,他们有什么好看的。你陪我喝喝酒吧。”他伸手抚摸我的肩膀。

“啊!”我故意尖叫一声,“放开我!”

“发生什么事了?”精灵队长走了过来。

我抱住双臂,低头不语。

“长官,这个人从一开始就纠缠这位小姐不放,刚刚还想对她动粗。”酒保站出来替我说话。

“什么,我没有!”壮汉不悦地拍了下桌子,这下意识的举动对他更加不利。

“我看到你的行为了,你已经把这位小姐吓到了。”精灵队长手握住腰间的佩剑,“如果你懂脸色的话,现在就离开。”

其他精灵守卫也走了过来,壮汉被逼无奈,只好愤愤地离去。

“小姐,你没事吧?”队长坐到我身边来。

“我是拗不过他的,谢谢您的帮忙。”我继续环抱双臂,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不要害怕,有我们这些守卫在,你现在很安全。可是我不太理解,你这么漂亮的女子为何晚上一人来这儿喝酒?”

精灵队长的眼神中除了关切,还有训练出来的警觉,我得小心神探女仵作谨慎。某个场景电光石火般地闪过脑海,我抬起头,眼睛相应盈起泪水:“我从小就失去了双亲,由叔叔带大。而就在昨天国润大宗,我得知他在战斗中被亡灵杀死的噩耗,现在家中只剩下我……”我抽了抽鼻子,继续说道:“我害怕这孤独的夜晚,即使我将所能找到的蜡烛、油灯都点亮,还是驱散不了心中的孤寂和恐惧。于是我便跑到通常都热闹的酒馆,我听说喝酒会暖心,但无论我怎么喝,体内依然冰冷……”我把剩下的酒喝完,“酒保,请再给我一杯。”

“亡灵的入侵给我们每个人都留下抹不去的伤痛。”精灵队长握住我的手,“啊,你的手真冰冷。”

我抽回手,低声说:“因为我害怕桃树品种……”

“或许……你应该注意保暖。”他伸出双手,帮我把扣子扣上。他的动作很轻又小心,但小指还是触碰了下我有意袒露的地方。

“谢谢。”我拉直衣领,将自己遮盖得严严实实。

“如果需要慰藉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帮助。”

“不!”我露出厌恶的神情,猛然站起,“我不想再麻烦您了。您说得对,这么晚了我不该待在这里,我得回去了。”

“等等!”他抓住我的手,抓得很紧,“小姐,你也别误会我的意思。你经历了悲惨的事情,担惊受怕,而我知道谁可以安抚你心灵的创伤。”

“您不知道那伤口有多深,怕是没有人能够愈合它。”

“她是我们的主将之一,珍尼蓝赛尔丝!”精灵队长转到我面前,韦贤妃握紧我的双臂,碧蓝的眼眸闪着坚定,“她还是位德鲁伊,精通治疗魔法,什么伤病都难不倒她。她同样也治疗精神的创伤,清晨,她为我们这些即将作战的士兵祷告,而晚上她会倾听需要慰藉人士的话语,相信我,你会从她的祷告中找到方向。”

“真的吗?”

“嗯。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在小教堂里作祷告。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护送你去那。”

太好了!有精灵队长的护送,我可以轻松地接近今晚的刺杀目标——珍尼蓝赛尔丝。

“那,我真的可以跟您一起去么?”

“愿意为你效劳。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维奥拉。”我随便食肉笞抓个名字回答。

“我叫赛巴斯蒂安。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抓紧时间的话还可以赶上。”

早就准备好了。我礼貌地对他点点头,思忖着后面的计划。

========

教堂的位置在城堡的高处,我跟着赛巴斯蒂安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不过比起自己一路上四处寻找、躲避守卫的情形要好得多。

教堂不大,却挤满了人。晚上,珍尼披了件深绿色的斗篷,领口滚着皮毛,前胸开叉的地方别情侣装常青紫装着一根银制树叶形的胸针,额头上箍着一圈银色水滴状的头饰,蓝色的眼睛前蒙了一层紫色的薄纱。她的眼睛蓝得有些令人不敢相信,比北方梦幻般的湖泊要深邃,又比冬日海浪的波涛要浅淡,给她温和又恬静的外表下增添了一抹神秘,一如远古神话中的救世主,让困顿绝望的人们蓦地氤氲起美好的期望。

难怪埃里士兵们的士气如此高涨,我必须除掉她。我环顾四周,人多反而不利于刺杀,而且我来得迟,不得不站在最外围。我倒是可以利用蝙蝠身形悄悄飞至天花板,然后从上面跳下来结果她,但教堂厚重的玻璃窗都紧rh054闭,不宜我逃脱。最主要的是精灵队长一直站在我身边,他不止一遍告诉我他喜欢这神圣的感觉。我最好等祷告结束再行动吧。

“怎么样,你感觉好多了吗?”祷告总算结束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珍尼,竖起耳朵过滤闲杂的话语,锁定我所想要的部分。珍尼说要去就寝了,而且她的卧室离教堂很近,她离开教堂,往左拐了。我高度集中注意力,压根就没注意身旁的赛巴斯蒂安,直到他问我第二遍。

“嗯。”

“那你神情为何这般凝重?刚才你的眼睛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眨一下,还掠过一丝血红。”

这家伙难道一直盯着我看?我得赶紧甩掉他,免得露出马脚。我深呼一口气,好松弛绷紧的面部,垂下眼帘说:“不,是因为我听得太出神了而显得有些严肃。说实话天之志雷马,我从来没听过这般光明、恬静的祈福,我心中释然了许多。”

“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太放心,不如留在这儿吧,你可以和女佣们挤住一晚,我为你安排。”

“哎呀,您对我真是太好了。”我把脸贴到他依然穿着铠甲的胸膛,他的心跳声没先前沉稳了,就在他张开臂膀想要把我搂住时,我离开他,可不能在守卫众多的时候让他发觉我的身体没有温度。“那就再麻烦您了。”

他有点儿扫兴,不过还是礼貌地为我带路。

真该死,他带我去的地方和珍尼的卧室截然两个方向。一路上,我不断向过道两边张望,在拐弯处我发现一个门,我故意放慢步伐,落在赛巴斯蒂安后面,伸手拧门把,竟想不到门没锁。凭着内部散发的味道我判定里面没人,应该是佣人们堆放杂物的仓库。我突然想到一个妙计。

“嗨,赛巴斯蒂安。”我轻柔地呼唤精灵队长的名字。

“什么事?”他转过身,朝我走来。我趁一时没有其他守卫经过,一把将他抓进房间里,并从内部锁上了门。

“你这是要干嘛?”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但是过道上不方便。”

“嗯?”

“因为您,我现在有点口渴。”

“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凑上唇,亲吻他。

“别这样,女士。”精灵反倒有些紧张了,张雅兰呼出的热气直扑我的脸。他身子后仰,举起双手:“我喜欢你,但我不能占你便宜。”

还真是个没唐婉李兆经验的大男孩:“您要知道,在饥渴得不到满足时,我会发疯的。”我把嘴贴到他耳旁说,同时右腿抬起,膝盖蹭着他。

“那我不应该让你失落。”他抛开之前的顾虑,抱住我的头,双唇主动地贴向我。疯狂的念头令他失去警觉,他已经不再注意我身体的冰冷,只想满足舌头的快感。他亲够我的嘴唇后,又舔向我的脖子,我同样亲吻着他的脖子,用尖牙寻找合适的切入点。当我找到后,我施加力度,陷进他的皮肉中。他的血热乎乎的,很鲜嫩,是我喜爱的味道。他感到疼痛了,想要反抗和尖叫。我一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巴,一手拿出袖中藏的匕首,往他的腹部连捅十几下。我狠命吸了几口血,然后松开手,他则无声息地倒下去。

我快速脱去他的甲衣,准备纵情天魔扮成守卫再潜入珍尼的房间。然而这时候门把转动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门把转了几下又不转了,紧接着门外又传来了钥匙的声音。不好!我赶紧握住门把,阻止门打开。

“奇怪。”是个女的声音。

我默默地听着。

“嗨,亚当,是你吗?是我,贝蒂啊。”迟疑了一会儿,门外的女的还是没走,她轻敲几下门,“讨厌,我知道你在里面,外面没人,快开门呀。”

原来这个叫贝蒂的女的是想在仓库里偷情啊,听她这么说外面只有她一个,那就好办了。我猫下腰身,打开门,放她进来。在她进入的一刹那,我起身将匕首从她的下巴插入。可怜的贝蒂,迎接你的不是情人亚当。

我想了想决定扮成女仆更方便,我换上贝蒂的衣服,从仓库中抱出一叠被单。离开仓库时,我把门锁上了,省得待会儿迟到的亚当发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没记错的话,珍尼的房间是这条过道走到头,左拐。门口有守卫,他将长枪一横,挡住我的去路。

“我是给主人换被单的。”守卫没起任何疑心,拿开长枪,放我通行。

珍尼的房间似乎很大,经过一小段走廊,我看到紫色纱帘后的影子,珍尼此时在卸去脸上的装饰,准备就寝。听到声音,她拉开帘子:“哎?我记得傍晚崔晋的快手上与小勒优的时候仆人给我换过了啊。”

“您或许记错了吧。”我露出一个介于关心和嘲讽之间的笑容,握紧被单下藏匿的匕首。

欢迎持续关注~